维权意识的缺乏是欠薪事件发生的重要原因

2020-02-06 07:41

2013年,广西发布了关于移送涉嫌劳动保障犯罪案件的规定,明确案件移送公安、司法机关的程序和条件,以及各部门职责。此后,案件移送更为顺畅,执法效果明显增加。去年,全区劳动监察部门共移交了86件欠薪案件。

广西的做法,一是明确责任主体,二是建立联动机制,这保证了农民工“找得到人”“靠得上”。还有就是,提前动手,不是等到快春节了再去做工作,一旦欠薪扎堆发生,行政力量就显得单薄,再加上从讨到给总有周期,讨薪的效果就打了折扣,对很多农民工来说,年,可能就过不好。

2014年,全区共主动检查了8.66万户用人单位,及时制止了不少企业的违法行为。

欠薪状况是否好转?追讨欠薪难在哪?政府“帮讨”效果如何?农民工又该如何维护自身权益?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。

若是调解无效,劳动监察员将立即启动办案程序,调阅用人单位相关档案,讯问相关负责人,并根据调查结果下达整改决定书。在单位拒不整改的情况下,劳动监察部门才会下达行政处罚责任书,给予经济处罚。

“三角债”往往是欠薪案件的罪魁祸首——工资款包含于工程款中,一旦业主未能及时支付工程款,拿不到钱的建设方就会拖欠农民工工资。然而,由“三角债”引发的案件案情复杂、“案中有案”,涉及多个部门职责。对此,广西着力打通“中梗阻”、提升执行力,由各级政府牵头,召集人社、住建、公安、法院等部门分工合作、各司其职,共同帮助农民工讨薪。

“劳动监察的最终目的不是处罚,而是促进问题的解决,帮农民工讨回薪水。”欧水木说,接到投诉举报后,劳监部门会优先采取调解手段,与用人单位沟通,要求他们正视违法行为、主动纠正错误、尽快解决问题。

至此,这起历时近一年的重大典型讨薪案件宣告结案,劳动监察员们如释重负。

此外,大部分农民工集中在建筑领域,行业管理不规范是导致欠薪的根源所在。例如,项目工程层层分包、非法分包、没有落实实名制、不与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等,都影响了农民工工资的按时足额发放。

在马年除夕前夜,150万元工资款发到部分农民工手中。然而,尽管劳监部门努力协调并下达整改指令,其余工资仍未兑现。

2014年1月,工友们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。接到投诉后,自治区人社厅重点督办此案,防城港市、防城区劳动监察和住建部门多次约谈建设方。

关键要提高农民工的维权意识。广西加大对劳动法的宣传力度,鼓励农民工用法律武器保护自身权益。如今,绝大部分施工场所都设有劳动监察维权栏,不仅刊登相关法律知识,还公布了维权联系人的电话号码。劳动监察人员也会定期走访企业,向农民工发放普法资料,为他们答疑释惑。

在执法力量有限的情况下,广西各级劳监部门关卡前移、从源头查“病根”——对企业进行日常巡查或书面审查,一旦发现欠薪等违法行为,立马责令整改。

因此,劳监部门建议,农民工外出务工时,尽量与有正规资质的劳务公司或建设方签约。即使由包工头带入工地,农民工也可以与建设方签订务工协议,要求将工资直接发到自己手中。与正规企业签约的好处在于,即使发生欠薪事件,讨薪的过程也不会太难。

去年5月,防城区劳动监察大队正式立案调查,人社、住建、公安等部门联动配合,依法开展讨薪行动。一方面,提取该项目的80万元农民工工资保证金,先行支付部分工资;另一方面,防城区公安局及时立案并传讯建设方负责人。2014年12月底,被拖欠的最后一笔工资发放到农民工手中。

欧水木表示,农民工要注意收集劳动合同协议、工资欠条、工牌等证据,牢记项目部负责人的名字和联系电话,一旦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,这都是追回工钱的有力证据。法律规定企业必须按月支付工资,农民工若在次月或俩月后仍未收到工资,就可向有关部门反映,此时欠薪数额较小、易于追讨。“尽量不要等到工期结束或年终岁尾再去结算工资,那时欠薪累计数目较大,会给讨薪带来困难。”

“许多农民工不知道企业欠薪是违法行为,也不了解按月支付工资是有法可依的。”欧水木说,维权意识的缺乏是欠薪事件发生的重要原因。

每到年末岁尾,不少农民工都会感叹“工资难拿、年关难过”,讨薪之路“一把辛酸泪”。随着羊年春节的临近,农民工讨薪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

记者从自治区人社厅劳动监察局了解到,2014年,广西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情况并未好转,全区各级劳动监察部门共受理8346起劳动者投诉举报案件,同比增长25%。去年全年,广西劳动监察部门共帮10.83万农民工讨回被拖欠的工资,金额高达9.25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41%、55.5%。

编者按:临近年关,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情比较集中。讨薪,搞“行为艺术”不是正路,走司法途径,也面临维权时间长、维权成本高的困境。保障农民工工资按时发放,替农民工追讨欠薪,政府还是要“挺起来”。

“别人没提要求,而我提了,会不会被辞退?”不少农民工存在这样的现实担忧。为了让处于弱势地位的农民工“直起腰杆”,专家建议充分发挥行业工会组织以及老乡会的作用。一方面,农民工可通过工会向企业维权;另一方面,农民工可通过老乡会来约束包工头的行为,这些都将有效缓解欠薪难题。

要想做好工作,勇挑担子的责任意识和对症下药的路径意识,都不可少。

许师傅所在工程项目的总承包施工方为广西华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。施工期间,公司虽然支付了部分工资款,但仍然拖欠260多名农民工600万元工资。2013年下半年,工人全部撤出工地,多次追讨欠薪未果。

尽管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衔接机制已被激活,但广西仍面临劳动监察力量不足的困境。按照国际标准,劳动监察人员与劳动者的合理比例为1∶8000。在广西,为1500万适龄劳动者服务的专职劳动监察员却仅有802人,执法人数出现较大缺口。因此,全区加强了对各级劳动监察员的培训力度,力争让每一个执法者都成为可独当一面的精兵强将。

还有一些农民工因讨薪未果绝望不已,做出跳楼、爬塔吊、堵路等过激行为。这样不仅不能促进事件的解决,还有可能违反治安管理条例。欧水木呼吁,广大农民工一定要采取正当途径维护自身权利,无论讨薪有多难,政府都将为农民工“做主”。

面对即将到来的“讨薪高潮”,广西已统一部署农民工工资清欠专项行动。劳监部门在日常巡查和处理投诉案件时,提前介入、排查和处理,力求将欠薪事件遏制在萌芽期,最大限度避免案件在春节前“扎堆”爆发。

临近年关,在广西防城港市,农民工许师傅和他的120多个工友终于拿到了370万元“血汗钱”,不少人“像中了彩票一样高兴”,纷纷表示“可以安心过个好年”。

据介绍,现阶段欠薪案件呈现出涉案领域集中、涉案金额高、涉及人数多、拖欠时间长、爆发时间集中等特点。欠薪案件金额超百万的情况较为普遍,个别项目甚至欠薪上千万。一般而言,欠薪金额越高、涉及的人数越多,拖欠的时间也就越长,而案件又常常累积到年前集中爆发。

“作为劳动监察员,最高兴的事莫过于看到农民工拿到工钱时的笑脸,我们就算再苦再累也值得!”欧水木说。

自治区人社厅劳动监察局局长欧水木表示,宏观经济运行状况对欠薪有直接影响。“经济向好时,企业手头宽裕,一般不会恶意欠薪。但经济不景气时,为了保证项目进展,企业会将有限的资金优先用于保障原材料,农民工工资就被拖欠了。”

目前,农民工多由包工头招工,而绝大多数包工头处于不被法律认可和保护的“灰色地带”,并不具备施工、用人资质。他们不与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,只在口头上对工资等待遇进行承诺。不少欠薪事件的发生正是由于包工头“从中作梗”,甚至私吞款项、欠薪逃匿。